首页 > 信息动态  > 行业信息
深度|关于“2020中国环境企业50强”的分析报告——透析环保行业头部企业的3重内里
来源:www.sennxu.com 发布时间:2020年10月29日

深度|关于“2020中国环境企业50强”的分析报告——透析环保行业头部企业的3重内里

 山少爷锐评环保 瑞洁特研究院 1周前
作者|山少爷


这几天,朋友圈出了一份环保热榜——“2020中国环境企业50强”。


榜单出自10月13日由全国工商联环境商会主办的“2020中国生态环境产业高峰论坛”,是一场官方的环保行业大型会议。这个榜以及对上榜企业的授牌颁奖是从2018年开始的,性质类似于“三好学生”、“优秀班干部”的评选,目的是鼓励培养环保行业的大公司(百亿级)。

但是,可以看得出来,大多数环保同仁甚至参与者对此的心态只是看个热闹,榜单一看一转发,内心就有了一种掌握行业核心资机密的优越感,论坛现场的人则更加觉得已经站在了在行业中心。这个榜单是环境商会出的,参与者都是政商界有头有脸的人,上榜甚至落榜的企业也都是业内知名的企业;所以,这其中还是有些门道的,也具有相当的参考价值,但前提是要深度分析,否则毫无意义。所以,针对此榜单,山少爷做了一份分析报告,供大家参考。报告包含以3部分内容:

01  以业绩论高低仍是行业主流价值观,50强榜本质上是“资源竞争力”榜

02  头部企业集中在经济发达区域,环保产业地域特性明显

03  国资国企成为行业企业的增长引擎,头部企业逐渐形成三个生态层

展开详细论述之前,先上一张针对50强企业的明细表,以展示企业更详细的信息,因为透过细节才能看出门道


01以业绩论高低是行业主流价值观“50强榜”本质上是“资源竞争力”榜
既是榜单,就要分个高低,既分高低,就要有个评判准则;此榜的排序准则是环保企业「营业收入额」的高低,有且只有此一项。而如果综合其他数据,榜单就是另一番景象了。
比如,这次的榜单上,排名22的「深圳市铁汉生态环境股份有限公司」和排名42的「博天环境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尽管以业绩上了榜,但是净利润均为负值,分别是-9.12亿元、-7.21亿元;如果综合评估的话,怕是上不了榜的,而这些更详细地刻画企业状况的数据自然也就没有全露出来。
事实上,给这些头部企业分出个一二三四是件费力不讨好的事,实际意义没多大,还容易得罪人。那为什么还要做呢?这就要涉及到一个文件,也就是这个50强榜单的推出背景,即2016年9月国家发改委和原环保部印发的《关于培育环境治理和生态保护市场主体的意见》。《意见》提出,要在近几年培育50家以上产值过百亿的环保企业,打造一批技术领先、管理精细、综合服务能力强、品牌影响力大的国际化的环保公司如果按照《意见》的命题要求,仅仅以「营业收入额」评出的50强榜单,显然文不对题。然而,过去三年的榜单就这么排下来了。失于偏颇、文不对题,参评各方以及行业各界是如何相安于此榜单的?原因在于行业的一个主流价值观,即“以业绩论高低”;而此观念又源自行业“拼资源”的竞争机制。行业中的人拼杀在这环保条道上,“拼资源”的竞争机制早已根深蒂固,长期以来人的动作以及思维都本能性地向“资源”看齐。而在一家企业的各项指标中,「营业收入额」是最能代表一家企业的“资源竞争力”的,企业业绩的高低也就是企业资源强弱的标志。所以,50强的榜单本质上就是“资源竞争力”榜单,而整个行业的确是认这个的,榜单有失偏颇却又安然存在的原因就在于此。在50强企业中,国企有26家,混合制企业有8家,民企有16家。混合制的企业有碧水源、龙净环保、东方园林、铁汉生态、安徽国祯等,这些企业引入国资的前因后果山少爷已经做过论述,总结起来就两个字——“资源”,其中铁汉生态至今仍在找资源的道路上寻寻觅觅。“以业绩论高低”将是环保行业未来很长一段时间的主流价值观,在这种观念下必然能产生众多的百亿级大企业。但这些企业是否是“技术领先、管理精细、综合服务能力强、品牌影响力大的国际化的环保公司”就要画一个大问号了。这将是行业快速发展过程中的一大隐患。
02头部企业集中在经济发达区域环保产业地域特性明显
对榜上50家企业的属地统计可以发现,大多集中在经济较发达区域,其中京津地区有19家,长三角地区有10家,珠三角地区有7家,云渝川三地合计5家,其余分散各地,西北地区没有入榜企业。这是头部企业的分布情况,更是整个行业主体的分布情况,这种分布格局是由环保产业和经济发展相互依存的关系决定的,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点:
  • 发达地区经济最先发展起来,环境问题也最早暴露,环境治理的需求最早出现;
  • 发达地区政府的支付能力更强,更加有利于环保市场的形成和发展;
  • 发达地区的环保理念最早形成,有力推动了环保产业的发展;
  • 发达地区金融、技术、人才等商业要素密度高,更加有利于环保企业的发展;
  • 而环保产业的发展又会促进经济的转型升级。


这种关系的形成主要在于环保产业的地域特性环境治理设施的建设与运维在大的范畴上属于市政公用事业,具有很强的行政属性,这类产业很大程度上是有当地政府直接控制和管理。比如,本次上榜的重庆水务在重庆当地的营收比例高达80%,洪城水业在江西当地的营业比例高达90%,而主营固废处理的瀚蓝环境在广东省内的营收比例高达80%,表现出了明显的地域特性。对于此榜,除了个别由国务院国资委、财政部、水利部等实控的国企,大部分企业的业务范围都集中在属地及其周边范围,国企和民企同理,且国企的地域特性更强。由此可以进一步推论,头部企业在业界活动能力最强尚且需要受限于地域特性,中小企业则更加受限,其业务范围可想而知。所以,整个环保行业都具有非常鲜明的地域特性。由于这一特性,绝大多数环保企业的发展都要依赖当地的市场,最主要的是当地的“资源”,且只有发展到相当的规模才能突破地域的限制。随着各级国资的进场以及角逐,环保市场的地域界限将更加明显。去年到今年出现了地方政府纷纷成立环保集团的现象,其目的是发展自身的环保企业,因为从当前革新剧烈的趋势看,各地方有必要掌控这一市场,有必要形成自己的大型环保主体。未来要想在这些头部企业中发展出超级环保公司,打破地域特性是首先要面对的难题。
03国企国资成为行业企业的增长引擎头部企业逐渐形成三个生态层
在50强企业中,国企有26家,混合制企业有8家,民企有16家。这16家民企中的部分也是有国资入股的,只是占比较小。在榜单中,水处理、固废处理、大气治理、环卫等领域均有企业上榜,但龙头企业几乎全部是国企或者混合制企业。总体而言,国企国资在行业头部领域的占比已经高达80%,情况与去年相同。结合当前的形势可知,国企国资成为行业企业增长的核心引擎。位居榜首、榜眼的分别是光大环境、北控水务,二者在2019年的榜单上也分别名列一二,且远远拉开了后面的企业。光大环境近年来发展稳健,母公司光大集团最为改革开放的桥头堡,实力雄厚,在金融领域同样是巨头;在当前力拼资本的环保背景下,光大环境可谓是后盾坚强,且十九大之后,大环保成为光大集团的6大战略之一。光大环境下辖两家上市公司,分别是光大水务、光大绿色环保,本身在环境领域有深厚的积淀。“光大环境”这个名字是在今年由原名“光大国际”更改而来,这一细节足见其志。说到巨头,很多人可能会问为什么榜单上没有三峡集团?因为三峡集团进入环保是以资本的形式,虽然榜单上没有出现名字,但其影子已经赫然在列,比如位列榜眼的北控水务。北控水务的大股东除了北控集团,就是三峡集团。北控水务已然是业界的水务巨头,且背后同样具有生态型国资平台,实力不凡,如今又牵手了新晋巨头三峡集团,增长神速。这两家企业是业界最大程度地突破了前述地域特性的企业,所以在业绩上远远地高于其他企业。另一个凸显国企国资引领作用的是混合制企业的发展,本榜单中的混合制企业如下
可以发现其中有不少是经历了2017—2018年的债务风暴,且经过国资纾难走出了困境,其中东方园林已经扭亏为盈,碧水源实现了平稳过渡。
而博天环境同样是这场风暴中暴雷的企业,但是至今未寻得纾难资本;虽然上了榜单,却是榜上仅有的两家亏损企业之一,且排名从19榜的24名跌到了20榜的42名。另外,国祯环保则在三峡和中节能入股后实现了稳步增长,在过去三年的榜单中分别位列38、31、27名。国企国资进场后确实产生了强劲的资本推动力,但同时也形成了新的竞争格局。关于这一新格局的解读,山少爷在《环保行业新牌局——三“国”博弈,民企集体下桌》一文中做了部分阐述,可点击参阅。总体而言,环保行业的这一波“国潮”之后,大致会形成三个生态层:第一层:国务院下属部委实控的环保平台,如三峡集系、光大系等,这个层面的环保主体是以国家的政策和意志切入的,天然不受地域特性的束缚,居于行业生态的顶端;第二层:各地方省级以及省会级国资实控的环保平台,如北控水务、首创股份、重庆水务、上海实业环境、云南水务等,这个层面的环保主体是各地方政府在生态环境领域的重点布局对象,也是解决本区域内环境问题的有力抓手,具有一定的地域特性;第三层:其他类型环保国企以及国资参股的环保企业,同样是环保行业不可或缺的主体,但是受地域特性限制较强。这三个生态层将是未来环保产业的主体框架,行业的竞争、演变也将据此展开。
总     结任何一个环境都有生态、都有规则,且无时无刻不在发展变化,不管你处在什么层次,都有必要识大局、懂规则,倒不是做到了这一点就可以成功了,而是可以避免被湮没裹挟。
分享到:

相关文章